民生 news
当前位置:主页 > 民生 >
探访河北行唐故郡遗址 感受穿越时空的对话(图)
作者:石家庄新闻网标签:   穿越时空   时间:2019-07-27

  中新网石家庄7月27日电 (肖光明 李洋)26日下午3点30分,河北省石家庄市行唐故郡遗址一块考古工地上,王永亮正蹲着小心地的用手铲进行“刮面”。在烈日的炙烤下,没有一处能乘凉的树荫,这名“80后”考古工作者并未遮蔽火辣辣的日光,胳膊上曾经晒伤的疤痕仿佛在诉说着,“伤痕是男人的勋章”。

图为行唐故郡遗址发现的遗迹。 李洋 摄

图为行唐故郡遗址发现的遗迹。 李洋 摄

  故郡遗址位于石家庄市行唐县南桥镇故郡村北,已成功入选“2017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”。目前出土金、铜、铁、陶、玉、贝等各类文物大约1800件组,发现各类遗迹有灰坑、墓葬、房址等各类遗迹大约有520余处。在这块遗址上,与王永亮一样忙碌的人很多,他们都在工作中感受了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。

图为考古工作者正在工作。 李洋 摄

图为考古工作者正在工作。 李洋 摄

  已工作十多年的王永亮,石家庄纱布厂,拿着手铲将探方里的平土面刮平,同时观察土质土色变化,“不要小瞧这样一个细小环节,每一铲要薄、要匀,所以还是希望光线不要太强烈,因为看到的效果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王永亮说,他已经习惯了高温天气,也做了适当的预防,一天最多的时候喝了至少五升水。两三个月回一次家,最长的一次是四个月,年幼的儿子晃着小脑袋总会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他。

图为王永亮在高温下正在“刮面”。 李洋 摄

图为王永亮在高温下正在“刮面”。 李洋 摄

  “我不是一个尽责的父亲,但我从事的就是这份职业,我热爱我的职业,等孩子长大了他会理解的。”王永亮说,当看到新发掘的文物时,内心的欢喜无法用言语表达,也能借此来抚慰内心那份对家人的亏欠。

  一张勾画好的坐标纸,一把尺子,一叠纸张,用一支4B铅笔正在绘图的柴佳,时不时拿起画纸上的一个文物在仔细观摩。自2009年参加工作以来,柴佳最久的一次是近半年没回家。

  柴佳身边的朋友经常会问他,从事的职业是不是犹如小说或者电影中那样神秘?为何会如此忙碌?面对这些问题,柴佳解释过很多次,但朋友们难以理解他的工作,聚少离多的原因导致以前谈的女朋友也分手了。

图为柴佳正在绘图。 李洋 摄

图为柴佳正在绘图。 李洋 摄

  “有的时候真的会特别忙,以至于忙起来就忘记了时间。通过手绘,对历史的尊重与还原,这份职业令我不断汲取营养,我会一直坚守下去。”柴佳说,他会经常翻阅历史书籍来丰富自己,时刻准备着与文物来一场“对话”。

  在外人看来,聚少离多,孤寂、枯燥是王永亮、柴佳这份职业的特点。常年居住在荒郊野岭工作的他们,却并未脱离多彩生活的气息。

  “90后”韩孟琳告诉记者,大家在工作之余会捡起石头摆成球门,三三两两凑在一块,踢一场野球。或者在地上竖两根铁棍,系一条晾衣绳,就能打起羽毛球来。就连空地上,也被大家种花种菜,有西瓜、南瓜、丝瓜、葫芦等,石家庄无缝管,犹如一幅农家画卷。

图为行唐故郡考古队员们饲养的动物,增添生活情趣。 李洋 摄

图为行唐故郡考古队员们饲养的动物,增添生活情趣。 李洋 摄

  同为“90后”的韦雪则更喜欢大家饲养的一群小动物,觉得有了它们的存在,生活并不枯燥无味,“闲暇用网络来了解社会百态,大家饲养的鹅下蛋了,就腌制起来,成为我们餐桌上的美食,多么富有生活情趣。”

  在采访中,行唐故郡遗址考古项目负责人张春长向记者透露,考古本身就是一个辛苦的职业,首先要热爱这份工作,用心去做,探索的过程会令人感到快乐,不自觉达到忘我状态。但也要缓解大家的工作压力,创造生活情趣,作为一个“领头羊”不考虑这些,是不合格的。